“洼地”变“高地”,勇做弄潮儿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刘彦华   2018-06-11 16:10:17

近两年,我国中西部不少省份和重点城市都在对外开放上做“大文章”,纷纷提出要成为对外开放的新高地,可谓百花齐放,争相斗艳。

摄影/素素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开放是国家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同样,开放也是内陆地区加速崛起的必由之路。在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下,近两年,我国中西部不少省份和重点城市都在对外开放上做“大文章”,纷纷提出要成为对外开放的新高地,可谓百花齐放,争相斗艳。

重庆:让世界触手可及

“实际利用外资101亿美元,连续7年突破100亿美元,列全国第九、中西部第一”;“对外直接投资15.3亿美元,列中西部第一”;“在全国率先运行国际行邮班列”……3月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重庆代表团驻地,一场以“建设内陆开放高地”为主题的记者会吸引了众多媒体的目光。

重庆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处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上,在国家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格局中具有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2010年6月18日,我国内陆地区首个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重庆“两江新区”正式挂牌成立。建设“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便是当时国务院赋予两江新区的一项重要使命。

“不靠海、不沿边”,既无地理优势可用,也无现成经验可循,内陆开放如何破题?重庆给出的答案是,“建”通道、“拓”平台、“优”服务。

近几年,围绕“两点”、“两地”定位,重庆聚焦面向开放战略的通道型基础设施,加快高铁、高速公路、机场、港口等交通设施建设,促进互联互通,发展多式联运。

要高起点建设内陆开放高地,使重庆在国家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格局中发挥独特而重要的作用,民航责无旁贷。仅2017年一年,重庆就新开通纽约、洛杉矶、墨尔本、莫斯科、宿务等9条国际航线,这也是重庆机场通航以来开通国际航线最多的一年。

国际航线推动重庆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据了解,重庆机场累计开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际航线达到44条,辐射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柬埔寨、越南等五个东盟国家首都,构建起连接重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空中通道。其中,2017年重庆直飞“一带一路”沿线国际运力增长了23.1%。

除了空运,中欧班列(重庆)的出现也改变了重庆的铁路交通格局。重庆市口岸办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中旬,中欧班列(重庆)累计开行超过1500列,约占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总量6000余列的1/4。中欧班列(重庆)已发展成为我国中西部地区开行时间最早、数量最多、带动最强的中欧国际货运班列。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9月底,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渝黔桂新”南向铁海联运通道(简称:南向铁海联运通道)常态化运营,构建起一条以重庆为基点,向北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向南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纵贯西部的国际联运新动脉。

借助大通道,重庆正在打造大平台。自贸试验区、两江新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中新重庆示范项目核心区正在建设,中国(重庆)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正式运行。

重庆的计划是,发挥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两江新区的引领作用,推动保税区、开发区、园区等各类开放平台互补互促、增强功能。这意味着,该市的开放平台将出现“3+3+N”的新格局。

厚植开放,优化环境不可或缺,让各类企业鼓足信心的,不仅是重庆建设内陆开放高地的机遇,更有重庆在优化外贸结构、精准“引进来”、帮扶“走出去”等方面提高服务企业水平的务实行动。试点外商投资“单一窗口”,建立“一口受理、分工协同”的在线办事平台;企业申报录入项从184项缩减为84项,口岸查验部门持续推进通关通检一体化;对53个国家施行“72小时过境免签”……开放的主体是企业,服务和壮大开放主体,撑起了重庆建设内陆开放高地的市场根基。

3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要求,加快建设内陆开放高地、山清水秀之地,努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让重庆各项工作迈上新台阶。这是时隔两年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对重庆作出加快建设内陆开放高地的发展要求,为重庆发展指明了方向路径、提供了根本遵循,也让重庆在新一轮对外开放战略中地位更加凸显。

成都:有容乃大

打造内陆开放高地,与重庆相距不远的成都,表现也是相当亮眼。

从古丝路到“一带一路”,开放是成都一以贯之的发展思路。曾经,华丽的蜀锦、香醇的川茶等蜀国珍宝经由丝绸之路远销世界各国,开启了千年少城对外交往的新纪元。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以全球资源整合与竞争为核心的世界城市崛起热潮,为成都的对外开放带来全新的发展动能和历史机遇。

有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中,蓉欧快铁国际班列共开行1012列,货值46亿美元、增长254%,位居全国中欧班列第一;双流机场旅客吞吐量4980万人次、增长8.2%,其中出入境流量539万人次、增长8.7%,位列中西部城市第一;成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建和筹建项目共计166个,涉及金额超过100亿美元。

同时,凭借城市综合竞争力全球第62位的排名,在全球知名的城市评级机构GAWC(全球化与世界级城市研究小组与网络)最新发布的2016年版世界城市评级报告中,成都排名直升4级,成功跃居世界城市体系Beta级。在国内的排名仅次于香港、北京、上海、台北、广州、深圳。

聚焦高水平开放,加快打造西部国际门户枢纽,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积极开展对外交流合作……任何一个城市要想打造成为“开放高地”都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成都自然也不例外,不过,最让美籍留学生菲利普·瓦尔德·克里米斯称赞的是这座城市强大的包容性。

菲利普·瓦尔德·克里米斯自2014年开始在成都四川大学海外教育学院学习汉语言时就深深地爱上了汉语言文学和成都,通过勤奋学习,只用了2年时间就考过了需要4年专业学习才能考过的汉语水平最高级别六级的考试,同时还研究出了一套高效的汉语学习方法,并将相关理论和具体方法写成毕业论文,获得了四川大学2017年优秀毕业论文一等奖。毕业后能够留在成都,将自己辛苦研究出的汉语学习方法推向市场并孵化成产业成果创办教育培训机构,是他的一个梦想。不过现实总是那么残酷,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只有具备学士及以上学位,同时拥有至少两年相关工作经历的人,才能留下来。

正当菲利普苦恼不已之时,重磅政策利好喜从天降,成都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充分贯彻落实“产业50条”,规定在华高校(含港澳地区的高等院校)毕业的外国留学生,具有在蓉创新创业意愿的,可凭我国高校毕业证书申请2至5年有效的私人事务类居留许可(加注“创业”),进行毕业实习及创新创业活动。其间,被有关单位聘用的,可以按规定办理工作类居留许可。对经相关单位邀请前来实习的境外高校外国学生,可在入境口岸申请短期私人事务签证(加注“实习”)入境进行实习活动;持其他种类签证入境的,也可在成都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申请变更为短期私人事务签证(加注“实习”)进行实习活动。

2017年7月13日上午,手拿成都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颁发的首张加注“创业”字样的2年有效期私人事务类居留许可,菲利普正式成为了“蓉漂”一族。

其实,不只是针对外籍留学生,成都也是很多海归留学生创业的首选之地,有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8月,成都市创新创业留学回国人员达1.6万余人。而在全球化智库(CCG)与智联招聘发布的《2017中国海归就业创业调查报告》中,成都以6.6%的占比,紧随北京、上海之后,位列海归创业首选城市排行榜第三名。

也许每一位海归创业者初衷不同,但毫无疑问都指向同一个方向——这里有政策、有平台、有资金、有服务、有环境。

为了全方位营造“拴心留人”的良好环境,成都市政府可谓用心良苦,先后出台了《成都留学回国人员服务管理意见》《成都留学回国人员科技活动择优项目申请与资助经费管理办法》《鼓励企业引进急需紧缺高层次人才》《成都市引进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实施办法》等一系列文件,明确了吸引和鼓励留学回国人员来蓉创新创业的发展目标、体制机制、制度举措、重大项目、组织体系、责任分工,构建了吸引和鼓励留学人员来蓉创新创业大格局,奠定了留学人员来蓉创新创业的制度基础。同时,市财政出资2亿元设立人才发展专项资金,带动区(市)县投入人才专项资金31亿元,撬动天使基金、风投基金等社会资金近100亿元跟进,投入3.7亿元建立信贷规模达50亿元的债权融资资金池,为留学人才创新创业提供有力的资金支持。

留学人员归国选择成都,成都全面周到的人才服务是一个重要原因。通过整合部门职能,对来蓉创新创业留学人员,提供生活、居住、医疗、配偶安置、子女就读等配套服务。

“没得啥子”,凭借着与众不同的包容、开放的先天性城市品质,成都正在加速吸引全球人才,“蓉漂”正在成为一种时代新风尚。

西安:天时地利人和

在这轮激烈的“内陆开放高地”城市竞争中,西安称得上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西安地处我国地理中心,是西北第一大城市和人口最多的城市。这里是全国重要的交通枢纽,是西南出川、西北入内的必经之路,不仅拥有中国北方第二大门户枢纽机场——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亚洲最大火车站——西安北客站、四通八达的“米”字形高速公路网和“一环十二辐射”为主骨架的公路网,也是全国八大通信交换局城市、七大民航管理局所在城市、八大邮政中心城市之一。

更重要的是,西安不仅是我国地理空间上的中心和时间维度上的起点,还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历史荣耀、厚重记忆和灿烂文化。盛世辉煌的长安,张骞出使西域的起点,绵亘万里、延续千年的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作为13朝古都,西安现有6处遗迹入选世界文化遗产,文物点3246个、各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92处、各类博物馆126座,拥有“一带一路”沿线世界级文化旅游资源,被誉为中国的“天然历史博物馆”。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使西安有着极强的民族文化代表性、识别性和包容性,具有重要的国际地位和世界级影响力。

“土地是古老的,但风很年轻。”这是西安市市长上官吉庆在推介西安时最常提及的一句话。

这句话并不难理解。自2013年习近平主席出访中亚四国,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伟大战略构想以来,作为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城市,承载着中华盛世的骄傲与荣光,西安再次迎来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

2015年,国家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明确提出要“打造西安内陆型改革开放新高地”。2016年,中国(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获批,作为其核心区,西安也随之进入了“自贸时代”。2018年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印发《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建设西安国家中心城市,使其成为西部经济中心、对外交往中心、丝路科创中心、丝路文化高地、内陆开放高地和国家综合交通枢纽。一系列国家战略在西安叠加推进,使其迎来了历史上机遇最密集的黄金发展期。

天时地利皆备,如何有效把握好政策红利,借好东风、扬帆出海则是考验地方执政者执政水平的难题。2016年12月,时任浙江省委常委、统战部长的王永康正式调任西安市委书记。这也是自60年代以后,西安迎来的第一位从发达省份直接调任的市委书记。

“‘一带一路’建设使西安处于向西开放的前沿位置,扩大开放成为西安的必然选择。唯有以开放的姿态,跳出城墙思维禁锢,进一步走向开放、对接国际,西安才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抓住更大机遇、实现更大发展。”上任伊始,王永康调研首站就选择了西安国际港务区,强调要做实开放大通道,做优开放大平台,做大开放经济,加快建设内陆型改革开放新高地,争当“一带一路”建设排头兵。

如何破题,“开明开放、创新创业”成了王永康的“口头禅”,不遗余力地向外传输。力邀王国平、郑宇民等知名人士来西安开坛讲座;举办“2017首届世界西商大会”,重新挖掘并诠释弘扬新时期西商精神;旗帜鲜明地提出西安要“换道超车、换人超车、换车超车”;率先在全国二线城市中掀起“抢人大战”……在王永康的带领下,“西安效率”“西安速度”日益深入人心,备受好评。

“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不只是重庆、成都、西安,贵州、安徽、山西、河南、湖北等地先后都提出了相关规划和目标。竞争始终存在,城市之间亦是如此。不过,竞争不等于“零和游戏”,一直以来,相对于东部沿海地区等开放高地,我国广大中西部地区大多为开放洼地,“洼地”要想变“高地”,竞合才是城市和中国的未来。共搭开放平台、共建内陆开放高地、共同申报跨区域自贸区,城市之间的聚合效应成了发展的新动能,不断地推动着中国经济“新版图”的突破与重构。

开放竟合求发展 竞争不等于“零和游戏”,一直以来,相对于东部沿海地区等开放高地,我国广大中西部地区大多为开放洼地,“洼地”要想变“高地”,竞合才是城市和中国的未来。责编 刘彦华 liuyanhua201003@sina.com

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洼地”变“高地”,勇做弄潮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