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问题须战略应对

文|吴玉韶   2016-05-08 15:20:55


文|吴玉韶

人口老龄化不仅仅是老年问题,也不仅仅是养老问题,它是涉及到经济社会发展重大的战略问题,必须上升到国家的战略高度来应对。


吴玉韶 全国老龄办副主任、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

老龄化问题是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战略问题,不仅仅是老人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养老问题,所以必须战略规划,必须战略应对。

从今年开始到本世纪末,人口老龄化发展分成三个阶段,2015~2035年这20年为急速发展阶段,由去年2.12亿增加到4.18亿,年均增长1000万。去年老年人口净增长990万,差10万就到1000万。所以老年人口比重从15.5%提高到28.7%。这跟上世纪两次人口出生高峰联系在一起。第二阶段是2036~2053年,是缓速发展阶段,由4.18亿增加到4.87亿,每年平均380万左右,比重由28.7增加到34.8,这个时期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高龄人口在急剧增加,80岁以上高龄人口从0.6亿增加到1.18亿。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第三个阶段,2053~2100年,这是本世纪后五十年,是相对平稳发展阶段,老年人口与其他年龄段的人口同时减少,从最高峰值的4.87亿,缓慢减少到3.83亿,但是比重持续在32~34区间浮动,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重度老龄化高峰的平台。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五个特点。一个是基数大。二是发展快。1982年老年人口占5%,5%是什么概念,是成年型国家,20~30多岁居多,年富力强,是非常好的时期。但我们国家由成年型走向老龄化社会,只用了17年时间,这就是很重要的和其他国家老龄化不一样的地方。2025年三个亿,2050年最高峰的4.87亿,这个时候大家看到是怎么样的现状呢?就是人口结构当中的三分天下,老年人、青少年、青壮年各占三分之一,也就是这个时候是抚养比最高的时候,所以老龄化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经济问题,既是社会问题,也是经济问题,因为抚养比关系到经济问题。三是不平衡。四是“四化”并发。老龄化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老龄化当中内在的结构,特别是特殊人群,一个是高龄,到去年年底,80岁以上2400万,今后每年增加100万,一直到高峰期(2050年)达1.18亿,失能和半失能人口是4000万,基本上占19%,随着高龄化的加剧,失能比重越来越高,而不是越来越低。所以在老龄化中,一个是高龄,一个是失能是最最可怕的,低龄没有太大的问题。再有是空巢化和少子老龄化,少子老龄化就是孩子少的老龄化,特别是实施计划生育以后很多是独生子女,空巢化、未富先老大家都清楚。

第三个问题是人口老龄化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全国老龄委做了一个国家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研究,指出未来人口老龄化对经济社会发展将产生六方面影响:一是经济运行下行压力持续增大;二是养老保障压力持续增加;三是医疗卫生服务负担持续增重。现在老年疾病负担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是2%,根据预测到2050年将上升到5%。所以医疗卫生资源的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四是社会养老服务需求持续增长。因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均预期寿命越来越长。欧洲发达国家预计现在出生的人口平均预期寿命能够达到100岁,如果慢性病和癌症再有重大的突破,人均预期寿命会有更大幅度的增长;五是城乡统筹协调发展难度持续增强。这主要是农村老龄化速度高于城市,农村本身的公共服务设施就差,农村老龄化速度又高于城市,所以解决农村老龄问题的难度大于城市。这给城乡统筹发展增加了新的难度;六是社会管理服务要求持续增高。到2050年左右,我国老年人口将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三分天下有其一,逐渐成为重要的社会利益群体,对社会管理、公共服务、意识形态、社会稳定、代际关系等等经济社会发展都会带来广泛和深刻的影响。

责编:刘彦华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老龄化问题须战略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