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 :微电影精品之路

文|《小康·财智》记者 胡柯   2016-05-08 15:20:59


名家大导纷纷试水微电影这一形式,恐错过这一视觉艺术的新型变革。知名制作机构、投资方也先后安营扎寨于此,磨刀霍霍探索并欲有作为。

文|《小康·财智》记者 胡柯


优酷总裁魏明

今年3月3日,优酷出品的“2015大师微电影”导演阵容首曝光。

被誉为黑色幽默大师的黄建新、边缘人的情感观察家蔡明亮、香港新浪潮运动主将严浩,还有伊朗青年导演摆渡人莫森·玛克玛尔巴夫,这四位导演组成了2015年“大师微电影”阵容,携作品亮相了今年3月底的香港电影节,在电影节上进行作品首映。

“大师微电影”是优酷在2012年重点打造的系列微电影品牌。

优酷总裁魏明告诉记者:“‘大师微电影’全面提升了微电影品质,使得微电影摆脱‘草根’标签,引导行业向优质、精品化升级。”向来以草根性占领网络市场的微电影,似乎开始了一个新的转型。

在“大师微电影”系列里,美好“2012大师微电影”集结了顾长卫、许鞍华、蔡明亮、金泰勇电影大师。“2013大师微电影”延续这一规格,集结了著名导演吕乐、张婉婷和罗启锐夫妇、吴念真、黑泽清等电影创作大师。“2014大师微电影”邀请到了亚洲殿堂级电影人姜帝圭、舒琪、杜可风、张元创作四部精彩的微电影作品奉献给观众。

魏明说:“‘2012大师微电影’开创了小屏幕大制作的先河,‘2013大师微电影’带来了不同凡响的视听盛宴,‘2014大师微电影’诉说百年情愫,追寻电影人最初的内心。”

今年,“2015大师微电影”的四部作品依然坚持了追寻电影人的初心,为世人带来思考的同时,也让一种温暖的感情慢慢在身边回荡。

优酷对微电影的用心有目共睹,因为除了“大师微电影”计划,优酷2009年还推出了青年导演扶植计划,并且坚持至今,培养了一批颇具实力的“网生代”导演。

为何优酷对微电影如此大手笔,这要从2009年说起。

“不在于投钱多,而在于投巧钱。”

2009年,对优酷的微电影来说是个特殊的年份。因为在2009年,优酷筹划了后来在网络上极度火的一个系列微电影“11度青春”。

“11度青春”是优酷出品的第一个系列微电影,也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第一部专业制作的同主题系列微电影。其中,《老男孩》一夜席卷网络,引发全面怀旧潮,是中国微电影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优酷之所以会在微电影上开始发力,并不是偶然。

当时互联网视频业务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网友习惯在网上观看视频,但网络平台的受众在年龄层、收入和审美上都有一定的特殊性。优酷意识到,应该为这群受众量身打造一批产品。这批产品需要具备的特点是幽默、短小、写实并且符合当时的电子智能设备需求。

“那时候,甚至用照相机、手机就可以拍摄制作微电影。” 魏明介绍,“所以,优酷必须有所选择。”

2009年,我们看到了优酷的选择,推出了“青年导演扶植”计划.该计划每年会从大量新锐导演中挖掘怀揣电影梦想、青春激情的优秀青年导演进行重点培养,从资金、技术支持、专业培训、宣传推广及专业输出到合作签约不同形式的扶植。

这似乎是优酷对于微电影长期投资的开始。对于优酷的这笔投资,当时有很多人表示质疑,因为“青年导演扶植计划”的投资并不是小数目,他们认为优酷在“玩火”。

对于这个选择,魏明用了一句话,叫做“不在于投钱多,而在于投巧钱。”

“当时,虽然信心十足,但是微电影究竟会走向怎样的一个未来,其实谁心里也说不准.因为网络视频的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所以投资是谨慎了又谨慎。”“青年导演扶植计划”的投资魏明认为是找到了市场的一个空白点和亮点。”

虽然“青年导演扶植计划”为优酷迎来了高的关注度,但并没有让优酷实现盈利。不过,优酷的高层坚信,微电影一定是将来网络视频发展的一个方向,所以,他们没有停止投资,相反,反而加大了投入力度。2013年,优酷土豆集团表示将拿出总计5000万元的现金与资源继续大力支持青年导演。

其实在这五年间,网络视频的市场已经发生了变革。这五年,被称为视频网站在版权投入上“冷热交替”的五年。

2011年,视频网站都是从“血雨腥风”的版权大战中摸爬滚打走出来的,这一年,各大视频网站为了追求规模、争抢地盘恶性竞争,疯狂抢购将版权价格一路推高,平均一集电视剧的价格在70万至80万元,最多的时候一集就能够卖出去100多万元。

视频网站购买版权的巨额投入让版权商和渠道商赚得盆满钵满,而天平的另一头,则是视频网站的巨额亏损:优酷2011年全年亏损1.72亿元、土豆亏损5.11亿元、爱奇艺亏损5亿元左右,而一度被称为版权大户的酷6则彻底退出长视频市场。

2012年优酷土豆合并后,版权市场趋冷,视频网站偏向自制剧、自制综艺节目另求生路。影视剧版权价格出现大滑坡,剧集版权单集价格回落到30万元左右。但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买剧”再次被炒热。

优酷在这种形势下,一方面要稳定原有的市场,一方面开始探索新路。同样是花费5000万元,乐视网还在购买版权的老路上继续前行,购买了热播剧《新编辑部的故事》的独家网络版权,而作为在线视频领域的‘龙头’,优酷土豆集团则选择将巨资用在支持青年导演推进微电影项目上。

至今,“青年导演扶植计划”已走过五年六季。每一季都有一个新鲜的主题。其中,2012年,“逆袭”系列微电影,一经推出便取得了强烈反响。

该系列微电影由李阳执导的天马行空、热血青春爱情的影片《坏未来》;五百再度出手悬疑风格的《心灵电台》;曾庆杰的青春励志故事《110米栏的天空》等不同风格青年导演所执导的16部影片构成。

在“2013大师微电影”发布会上,优酷宣布“大师微电影”将与“青年导演扶植计划”相结合,成立青年导演导师团,邀请大师级导演作为导师长期性扶植优秀青年导演。顾长卫、张婉婷、罗启锐夫妇受邀成为首批青年导演导师。

如今,优酷的“青年导演扶植计划”已经先后扶植70多位导演拍摄31部网剧、百余部微电影,总播放量累计30亿。

“‘青年导演扶植计划’也已成为传统影视业输血的主要阵地,肖央、五百、卢正雨一大批‘网生代’导演通过多年的磨砺不断向传统影视业逆袭,成为‘网生代’青年导演的领军人物。”魏明对此倍感欣慰和自豪,对于当初的投资,更是觉得值得。

微电影的商业潜质

虽然优酷的微电影造势造得很好,但是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那就是,《老男孩》的反响已经很好了,可是这部微电影并没有赚到钱。《老男孩》的问题成为了整个微电影发展的问题。

于是,在轰轰烈烈的微电影造势运动下,盈利模式的探索不仅成为了摆在优酷面前的难题,也成为了当时整个视频市场都面临的难题。

回顾整个微电影市场,我们发现,2012年可以说是微电影发展的高峰期,那时候,大大小小的微电影公司仿佛一夜之间就摆满了大街小巷,“每个人都是导演,每个人都是演员。”为微电影造了一个梦。

人们开始用手机拍摄各种短片,甚至是孩子的一段舞蹈放到网上,也被冠上微电影的名字。不过,魏明觉得,这些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微电影,“微电影也应该是有品质、有灵魂的。”

这也就意味着,微电影是需要投资的。很快,魏明的话得到了验证,在微电影市场经过沉淀之后,很多的微电影公司已经消失不见,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有好的作品推出。而所有大牌的视频网站,如爱奇艺、搜狐、腾讯等,也都在不断推出自己的微电影。

《行者》是优酷“大师微电影”作品之一。影片记录了一位行者低头、静默,以极缓慢的速度走过东方之珠、皇后大道、购物天堂等香港标志性场景,与匆忙行人、车辆形成鲜明对比。在25分钟的片长中全无对白,行者一人贯穿整个故事。该短片参加2012年洛杉矶国际电影节,斩获“最佳剧情短片”奖。但这个故事我们完全看不到商业痕迹。

微电影究竟要如何盈利呢?最初的时候,以微电影为纽带,微电影吸引了新媒体与传统影视多方力量的参与。名家大导纷纷试水微电影这一形式,恐错过这一视觉艺术的新型变革。知名制作机构、投资方也先后安营扎寨于此,磨刀霍霍探索并欲有作为。

微电影甚至以其看似小微的身份向传统影视业的“高富帅”们抛去了“逆袭”的橄榄枝,并一定程度上让它们心潮澎湃。

微电影在网络上的迅速爆红,加上智能设备的逐渐更新,品牌商和广告主再也按捺不住寂寞,希望借助微电影的力量在新媒体领域分一杯羹。魏明甚至表示,从优酷土豆集团接洽过的广告主来看,很多“不参与微电影都不觉得自己在营销上有过创新尝试”。

魏明告诉记者,最初微电影的商业模式主要分为自制、合制、定制三大类,其区别在于选题策划、资金投入、评估标准的不同。

“比如,‘大师微电影’系列属于自制类,选题和资金都由优酷全权负责,评估标准在于作品的播放量和口碑。‘11度青春’系列则是中国电影集团联手优酷共同出品、科鲁兹全程支持的合制项目,选题和资金多个参与方根据协议共议共担,其评估标准会根据播放量、品牌体现 、宣传效果、互动率等多个维度甄定。至于‘不可能的可能’,因为是北京现代的定制作品系列,资金来自广告主,选题也会尊重广告主的方案和建议,它的评估标准则体现在播放量、品牌体现、宣传及传播效果上。”

2012年优酷微电影恰恰是在这三大类别上的齐头并进。

由顾长卫、许鞍华、蔡明亮、金泰勇四位倾力打造的“大师微电影”系列开启“美好2012”横跨全年的史诗级影像盛宴,创造千万级播放量的同时亦收获口碑,并已获得包括戛纳、釜山等18家A级电影节入围、参展的青睐。

“勇敢爱”系列携手天娱传媒联合出品,集结两岸三地7位青年导演,以2012年玛雅预言的世界末日为背景,讲述或清新或另类或神秘的 “勇敢爱”故事,目前已上线《末日过后》和《末日来电》两部,作为合制项目典范大获成功。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不可能的可能”系列为北京现代朗动品牌量身打造,其中由张译主演的《刷车》仅上线一周不到,就被誉为“定制类微电影的翘楚”,其完整的剧情和精湛的产品植入受到广告主和观众的一致肯定。并且,该系列在创意、制作、发行、营销等许多方面都进行了创新,突破了现有视频网站制作影视剧及电影行业制作电影的惯有思路,视作真正意义上的新媒体商业微电影系列。


《老男孩》海报

《刷车》的商业模式如今已经成为整个微电影领域最受欢迎的一种模式。《老男孩》的苦涩已经不见,取代的是新的经营模式。

“除了单纯依靠广告植入,我们也在不断尝试多元化的商务运营,包括影片发行收入、音乐收益、衍生品、版权收入等。”魏明介绍,“其中《嘻哈三部曲》率先在优酷会员进行会员付费点播,上线后付费日均订单量在同期上线的影片中多日位列第一,甚至超过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代宗师》和《101次求婚》等热门大片。去年首部互联网电影《老男孩猛龙过江》上映,票房突破2亿,这也是国内第一个由微电影IP衍生出的全新作品。在盈利方面,我们将不断尝试全新的商业模式,为优质微电影收入模式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付费模式的出现,为优秀的微电影带来了曙光,也成为了微电影能持续发展的动力。如今付费模式似乎正在成为一种趋势,我们看到,爱奇艺、搜狐、腾讯等其他的视频网站也都在让这项业务日常化。

调查显示,很多的网民对于一部片几元钱和一个月十几元的月租费觉得很划算,并不在意需要付费看片。微电影的发展因为盈利模式的改变似乎正在走向一个明朗的未来。

但是,竞争的加剧,让微电影市场也在经历一场阵痛。


2015“大师微电影”海报

“逆袭”的潜力

微电影的蓬勃发展再次证明了一个事实,这个市场因为门槛较低,所以每个有梦想的人都想来试水。所以,高速发展的同时,微电影市场已经面临数量过多、剧情选材创意雷同、商业元素的过度展现和频繁露出等问题,而且一些微电影制作粗糙、简陋、品质较差,这些“卖相”不好的微电影对整个微电影市场来说,就像身上的一根刺,会扰乱整个微电影市场的发展。

微电影发展“路漫漫其修远兮”。

早在优酷和土豆合并的时候,优酷和土豆发布了一份《承德宣言》,主要内容大致为:“我们鼓励创作者更加关注现实,自由表达,勇于想象,坚持内心尊严,让创作重返生活;我们呼吁产业各方共同规范微电影及网络原创定义,反对商业过度侵蚀网络原创文化,坚持为互联网而创;我们呼吁相关行业共同推进建立规范,保护创作者权益和健康的市场环境。”

魏明认为:“大导演大卡司大制作也堆积不出好的作品,而草根恶搞也绝非微电影的本质。一部成功的微电影以其好看的故事、情感的共鸣和作品内的流行话题元素见长,在推广上则将播出平台、发行平台、社会媒体、营销活动等充分打通,在不端不装、接地气儿、贴近生活的同时,也给观众带来新鲜视觉和艺术展现。”

所以,竞争越残酷,越要守住底线。

如何让这个市场良性循环,是每一个微电影制作人都必须思考的课题。

魏明说:“如今,我们成立了‘优酷出品青年导演电影基金’,在未来五年内,优酷将与10位导演合作,生产超过30部作品,而优酷扶植的网生代导演将会全线进入电影、电视剧市场。”

而且,优酷已将一些微电影拿到一些地方卫视播放,让微电影有更多的土壤可以生存。

这也许是优酷为这个市场交上的一份答卷。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优酷 :微电影精品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