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胜江 :从地产家到创业 +

文︱陈亦佳   2016-05-08 15:21:05


“我孵化了别人,别人也孵化了我。这或许就是佛家中所指的‘渡’,我和创业者相互在‘渡’,创业路上的一场修行。”

文︱陈亦佳

一个商业模式如果上来就能看到钱,肯定不会好的。对社会有没有经济价值,才是最重要的。

王胜江,天津大学土木工程系学士、清华大学EMBA。曾任SOHO中国营销副总裁,负责销售、市场、信贷及营销体系管理等工作。2013年创办中开投资,2014年创办Newspace创新空间。2015年,联合俞敏洪、盛希泰创办洪泰创新空间。现为洪泰创新空间CEO,北京众创空间联盟副理事长。

中关村向东,CBD向北。洪泰创新空间首个众创空间、旗舰店Azure就在北京地铁十五号线望京站H口一栋朴素的写字楼二层。

这里曾经是蔚蓝健身会所。现在,健身会所的置物柜还在墙边,健身教练也留下来,在创新空间给创业者做健康与运动咨询服务。最重要的是,虽然空调出风强劲,空气中依然涌动着热腾腾的荷尔蒙味道——谁能说,创业和创新,不是充满激情的呢?7月的这个早晨,楼下的星巴克还坐着手捧咖啡睡眼惺忪的白领们,楼上却早已是一片热火朝天:装修工人在安装灯具;创业者们站在会议室还没放好椅子的桌边交流经验;工作人员快速地边跑边打电话,确认list上各项待办事宜;而王胜江在和一个申请入驻的团队聊项目。

从2015年4月19日开始算,王胜江的创业之路不过百日。在这疯狂工作的一百天里,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地区10余个创新空间次第成形。而在Azure中,首批入驻的10家创业公司有海外旅游C2C平台跟谁游、提供出境旅行网上解决方案的蝴蝶科技、美甲O2O平台懒猫猫和私厨美食平台妈妈味道等,注客科技、绿狗网、Testin云测等10家创业服务公司也同期入驻,落实了王胜江起初设想的创业者服务创业者理念。

王胜江会半开玩笑地对员工说,现在我是为了你们打工,大家一起创业。提供了这样一个创业服务平台,提供了导师、资金、资源、空间来孵化别人。

“我孵化了别人,别人也孵化了我。这或许就是佛家中所指的‘渡’,我和创业者相互在‘渡’,创业路上的一场修行。”

地产+,还是创业+?

2013年,在SOHO中国负责销售的副总裁王胜江离开了SOHO中国,在业界引发了不小的震动。有媒体如是写道:“在业内看来,王胜江用他的离开,为其在SOHO中国14年的销售履历画上句号,也为SOHO中国的售楼时代画上了一个句号。”

选择在职业生涯巅峰期离开,颇有功成身退的味道。他的前同事评价他是“一个很靠谱的人,但又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没人知道王胜江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包括他自己。

其时的SOHO中国正面临着从销售型向出租型的转型,在离开前的半年时间里,王胜江一直在帮企业做转型的相关工作。对一个负责销售的副总裁而言,这样的转型也必然触动自己的内心。“房地产业在变革,而我内心一直有些不安分的东西,觉得自己陷入了胶着,不再是自己想要的状态。我想要给自己打入一些新鲜的血液。”

最初的半年,不用去上班,待在家里休息,这让适应了忙碌节奏的王胜江感觉迷茫。“每天早上起来,就跟无头苍蝇一样,开着车就出来了,围着北京城瞎晃悠,看着地铁口、公交车站那些排着队、熙熙攘攘挤着的人,我觉得他们蛮幸福的,他们是有目标的,知道要往上班的地方去赶。没有事做的时候,就特别羡慕别人忙碌的生活。我去寺庙,走走逛逛,听听禅语,学习一些佛法禅宗的故事,也会去烧香。说实话那时候的信仰是缺失的,短暂的困惑。找朋友交流,跟朋友喝酒聊天,热闹之后,留下的还是一个人的孤独,那个时候好像我无法向人表述自己的状态。生命有时候需要换一种活法,恰恰我也想看自己换一种活法,空空杯、归归零是否能找到自己。”

出于多年的职业习惯,王胜江开始琢磨地产业。他发现很多科技园、产业园区人气不够,空空荡荡,有的甚至杂草丛生。“房地产需要产业型支撑、科技支撑,这个支撑点不能是空洞的,必须要有基础。”他萌发了一个“房地产+”的概念,想做产业+房地产,科技+房地产。王胜江和一些机构合作,提出做产业地产基金和科技地产基金,投资了一些项目,甚至买下一些旧楼包装,植入科技产业的概念。在2013年、2014年,探讨的都是有关产业园的发展。两年产业园的摸爬滚打,让他体会到了创业者的艰辛和痛苦。

实际上,此时的王胜江还是在“做地产”,把好的企业放进去。2014年初冬,在和老友、著名投资人盛希泰聊过之后,他突然觉得,之前自己是把地产当作链条,创业当作其中一环,而现在,创业才应当是这根链条,地产是其中的一环。恰逢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能够将这些元素都整合的平台就是‘创业+空间’的概念。我这个平台一直在,但是企业是变化的,平台就有了可持续性。不管哪个阶段都会有创业企业,所以我觉得这个事业是一个可以永远做下去的事业。”




从野蛮生长到助力成长

地产界企业家是时下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商界人士。在房地产逐渐减速的时刻,他们的选择似乎也隐喻了中国经济的突围之门。

今年年初,万科北京掌门人毛大庆离职创业,开办“创客空间”。几乎与此同时,潘石屹的SOHO 3Q项目正式开业。业内业外,总会拿王胜江的创业与前两者比较异同。但与前两者立足于房地产的思维不同,王胜江走得更远,他把自己称为“创业服务商”。

选择和老友俞敏洪、盛希泰联合做创业服务商,王胜江认为,这有着其他众创空间难以比拟的优势:王胜江借助以往专注于写字楼业态的开发、销售和运营经验以及对“中小企业资源和对中小企业的理解”,主要负责向中小企业提供优质的办公场所及服务;盛希泰主导的洪泰基金为创业投资对象提供资金支持;俞敏洪则负责对创业者提供创业的指导和意见。在吸引投资人的问题上,除了洪泰基金自身针对空间引进的优质项目履行天使投资机构的义务,空间还将通过投资人与项目信息对等性的营造,为创业者搭载投资载体平台,通过与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对创业企业进行贷款担保,以及通过线上众筹平台为初创企业进行股权融资。

业内人士认为,打造服务能力,搭建创业者社区,是众创空间的核心价值,也是运营的难点。完善的配套服务,丰富的社交活动,创业资源对接,这些都是打造一个成功的创业服务空间的必备要素。当更多的资源在“空间”里流通时,创业空间才具备比房地产企业或孵化器更大的价值和意义。

事实上,除了提供给创业者办公区域,服务功能是洪泰创新空间重点强调的属性,服务包含了各类技术性服务,以及创业培训、投融资对接、团队搭建及媒体资讯等。核心在于围绕创业者,投资人、产业链上下游整合可开放的资源,吸引和扶持有潜力的创业团队。“洪泰创新空间是想把创新空间打造成为属于创业者的服务运营商,而不是简简单单的空间提供商或投资商。”

也有人将创新空间与美国主打办公场地租赁服务的WeWork比较。WeWork的业务模式是把传统的房地产行业与互联网科技联系起来,先用折扣价格租下整层写字楼,分成单独的办公空间,再出租给愿意挨着办公的初创企业。

“我们不会简单地复制WeWork,因为美国的大环境无法复制。我们更像NeueHouse,从提供空间开始,洪泰创新空间将给创业者提供各类技术性的服务,譬如创业者前三个月最需要的注册、法律、财务、税收等,沿着创业者的属性去做一个生态链。以创业者为核心,通过互联网+的手段,实现线上线下的资源整合,最终突破办公室的空间概念,实现线上线下的资源整合。”在王胜江看来,“中国现在存在的创业空间,90%都仍然是通过房租差价赚钱,只能算作是写字楼市场的一小部分,本身不提供孵化的功能。”

事实上,王胜江更愿意说,自己的理想是做自己行业里的Uber。“我的大模式里面要有共享资源平台,要打造1+1+N,这是什么意思?就是我可能整合基金、整合创业服务机构等等。创业者只会创业,别的他没有实践。那我们这些机构就会跟他对接,提供一些免费端口。有一些是收费的,但是事不用你干,他帮你干。这个我觉得就是典型的Uber形式:他自己连个车都没有,只是整合了你的需求、我的需求、他的需求,你有车,我想坐车,甚至有个人想开车。我觉得我的核心是共享。”

每一个进入创新空间的创业者,都是王胜江亲自筛选过的,多数创业企业处于天使轮、A轮前后,也有个别拿着商业计划书找上门的。王胜江选择的标准“第一就是他的状态,然后我们会选择有价值或者说可以挖掘价值的模式”。

“孵化器最重要的元素就是给你一个大平台去碰撞。创业者有时候很困惑,我的企业下一步怎么办?聊一聊,一两句话可能就会点醒你。原来你就十个人,但来了这儿之后有几百个人。平台让所有的创业团队活跃起来,变成一个很碰撞很好玩的大团队,会有让他创业再创业的持续性的动力。”

除了现已正式运营的望京创新空间,在靠近海淀的安贞地区和传媒业集中地东亿产业园,王胜江的两家创新空间也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不同的地缘,让三家创新空间在入驻企业选择上也有所偏好:望京偏向互联网和硬件,安贞偏向互联网科研教育,东亿则更倾向于文化产业。

一个孩子的成长,是给他足够的金钱重要,还是给他最好的陪伴重要?大多数人会选择后者。那么对一个初创企业呢?王胜江的答案是:陪伴更重要。“如果你只是给他足够的空间加金钱,这个东西对他没有价值。创业跟出生是一样的,一个孩子如何成长成熟,成为社会人,需要家长的陪伴,而创业需要孵化器的陪伴。这个陪伴就是我提出的共同成长的概念,我要成为他的合作伙伴,成为共同成长的一个伙伴,这样创业孵化器才有价值。每个阶段哪怕只是精神支持,比方说我给他提个建议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很多的人过年为什么想回家?因为家里有热的一碗粥,一个菜,你会因此温暖好几年。实际上创业者也需要这碗粥,只不过来我们这儿不是粥,可能它是一句话,一个碰撞,一个沟通,一个投融资的点拨,一个行业的沙龙。”

一眼看得到钱的不是好模式

在SOHO中国时期,王胜江是负责销售的副总裁,其销售团队曾于2010年创造了SOHO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业绩,“一年卖出去一两百亿很轻松”。但如今的王胜江,离广阔的“钱景”,似乎还很远很远。

“很多人老在问,你这个模式看不到钱。我有时候可能会开玩笑,我说,淘宝也看不到它赚钱,都是免费的;你说这个微信、微博,你看到了它赚钱吗?甚至包括京东,还烧了几十个亿,滴滴、快的还烧了几十个亿呢,那为什么大家还在做呢?因为它对社会有价值,本质上讲它对老百姓有价值,那有价值的东西能不能转化成钱?从经济学角度是能转化成钱的。”

作为孵化器,王胜江为洪泰创新空间规划的盈利模式是这样的:以平台(互联网)形式,形成所有的创业者和投资者的交易和沟通,交点就会产生交易。 “更重要的是搭完平台后,这里面会产生很多股权。如果创业创新成为旗帜、品牌,一个牛的孵化器,利润不止几个亿。它是源于对创业者的服务、投资,然后变成股权,有的是增值服务直接变成股权,有的是投资获得的增长。我们更多的还是增值服务,跟创业者一起交流、孵化的成功率,都会产生一些股权的交易和现金的交易。严格地讲,孵化器核心的品牌的价值,和它股权最后投资退出的价值,这个是公开的,关键是谁能形成特色,才能在这个行业站稳。当然,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你的孵化器很牛,牌子最硬,那你的租金也能赚钱,但这不属于主要的盈利点。”

看上去很美,像旷野中遥遥矗立的远山。走过去,需要多长时间?

王胜江觉得,只要方向是对的,时间并不是问题。“我觉得里面还有一个大的概念,就是趋势的问题。实际上,如果你认为创业创新风口是一个趋势,那一切皆有可能。投资人足够多、创业者足够多、他俩之间产生的交易量足够多,你不想赚钱都很难。”

创业是如今最热门的话题,有人开玩笑说,在中关村随便一个窗口扔个硬盘出去,砸中十个人有八个是创业者,剩下两个,正在创业的筹备中。但其实这只是人们想象中的火爆局面。据统计,2014年,美国有30余万天使投资人,而在中国,天使投资人仅万人左右,加上风险投资人,也不过数万。中美的投资额也差距很大,美国投资额有200多亿美元,中国只有几亿美元的投资额。相差几十倍的数量级。

“我记得我们2005年在CBD做写字楼的时候,没人买,很多人就问为什么做写字楼?可没几年,这个销售额就飞升了。你要看中国经济的成长,创业的成长,趋势来了,量足够大,是可以赚钱的。有很多人会认为可能需要五到十年,我认为不用,速度是越来越快的。推出的通道越来越多,投资的速度也会越来越短。不要用PE的观点看上市。”

“我觉得一个模式如果上来就能看到钱,这个模式肯定不会好的。我老拿鸡蛋打比方:一个鸡蛋买回来5毛钱,做成茶叶蛋我可以卖1块钱,那为什么我不11天卖上11个鸡蛋呢?那个模式很清楚啊!——那模式就是不好的模式。一个模式可能要更多关注它的社会属性,它在社会有没有经济价值,这个是最重要的。如果它有,我相信它最后一定会有很好的使命,也会赚很多钱。”

目前,除了联想之星这样在联想旗下上市的公司,鲜见独立上市的主打创业创新的企业。王胜江希望洪泰创新空间能够开创一个完备的运作模式,在不久的将来走上独立上市之路。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王胜江 :从地产家到创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