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宏 :为中国画想象一种可能

文︱陈亦佳   2016-05-08 15:21:22


文︱陈亦佳

并没有家学渊源,高宏自小却痴迷画画,表现出了不凡的天赋。

仲夏的北京,高宏站在工作室的窗前,凝神望着玻璃倒影的自己的身影,和窗外洒满阳光轻轻摇曳的枝头。在多年之后,他回想起十几岁时在黑龙江美术馆看画展的那个上午。

高宏,1969年生于绥化市,1990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1995年入中央美术学院深造,2008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生班于志学工作室。现为中国美术院国画艺术委员会理事、中华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于志学工作室画家。作品被加拿大、俄罗斯、美国、英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机构与个人收藏。

终将抵达的渡口

并没有家学渊源,高宏自小却痴迷画画,表现出了不凡的天赋。因为家乡绥化没有太多美术资料可供参考,从十一二岁起,高宏每个月都攥着母亲给的十几块钱,在绿皮火车上站十五六站到哈尔滨,“上美术资料特别多的南岗书店,买喜欢的画册。那时候还不知道素描、色彩,国画技法、连环画……反正喜欢就买,买回来照着那个画。”

从南岗书店出来,高宏会溜达到第三街的省美术馆,看画展。某一天,他被一幅画“击中”,无法挪步,驻足看了一上午。“在那些画里面,这幅画一下就跳出来。画描绘的是我们北方乡村的雪景、雪松,画得特别特别棒。我心里想,这画画得神了!”他记住了这个画家的名字:于志学。其时的于志学刚刚在第三届全国美展上获得三等奖,其开创的冰雪画派以特殊技法描绘冰雪景致,是全新的中国画艺术流派。“我想考大学的时候,一定要考美术学院,将来做专业画画的工作,画北方的雪景。”

考中学的时候,高宏舍弃当地最好的一中、二中,入读三中,就是瞄准了这里有最好的美术老师赵振武先生坐镇。在系统地学习素描、色彩等基本功后,1987年,高宏顺利地考入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学习国画专业。

1990年高宏大学毕业,一直支持他把艺术当业余爱好的父母才恍然发现:他玩儿真的!父亲希望儿子进公检法系统,高宏却执意选择要去文化局群众艺术馆,当美术创作员。“那是没人愿意去的清水衙门,但要不被打扰地专心画画,这是最好的地方。”

父子对抗了半年,以父亲的妥协告终。

在绥化这个东北小城的群艺馆里,高宏躲进小楼成一统,只做三件事:画画、画画,还是画画。

画了十八年。在这十八年里,高宏一直在研究和创作雪景画,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传统的中国画画雪都是通过留白来表现的,但是亮的冰碴这个没法表现,留白表现不了。”他找来于志学授课的视频仔细揣摩,但还是无法掌握于老师的用矾技法。

2008年,于志学在中国人民大学首次开设冰雪画研究生班,面向全国招生。得到消息,高宏兴奋不已,顺利考上了研究生班。“画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推开这扇大门了。”

岁月是一条悠长的河流。在你保持奋力划桨的时候,它会悄然无声地将你送达期冀的渡口。



伏尔加庄园


圣彼得堡印象


旭日初升


向前走

于志学记得第一次见到高徒高宏的场景。“第一次和学生们座谈时,我让他们说一下自己对冰雪画创作的想法。当时高宏的话给我的印象是最深刻的。他说:‘我在思考,应该如何把更丰富的色彩运用到冰雪题材的作品中来。’这句话让我对他刮目相看:这是一个有自己想法、不落前人窠臼的人。我们知道,国画一般以墨画成,色彩运用本身就不像西画那样丰富,加之我们独特的表现意象——冰雪景观,更是多以黑白为主,色彩可谓非常简单。但是在光学理论上讲,七色旋而为白,聚而为黑,这白与黑之中本身就蕴含着丰富的色彩。”

高宏的想法来源于每年苦行僧式的田野采风。每年冬季,高宏都会把自己裹成熊一般,钻进小兴安岭茫茫林海雪原写生。“为什么要加上色彩呢?小兴安岭森林里面,雪松下面有红叶,树底下那些草,是金黄色的,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丰富的色彩,远处的树是那种赭石色的。把这些加入冰雪画里面,这样冰雪画会更美、更科学。冰雪画并不是传统的中国画法,走的是中西结合的道路,传统中国画它是散点透视,冰雪画和西画一样,是焦点透视。”

高宏还大胆地跟于志学提出了他的设想:冰雪画的用矾技法并不一定只能画冰雪,可以表现更多特殊效果,比如泼墨泼彩的花卉画。“什么都能画,冰雪画的路会更宽阔。”

“要在老师的基础上,往前走。”作为独立的艺术学术流派,在运用传统的披麻皴、麸皮皴等技法的同时,冰雪画派也有自己独特的技法:泼白法、滴白法。高宏目前在于志学冰雪画工作室执教,倾力培养下一代冰雪画传人。

艺术圈的沉默者

清晨五点。

每天这个时候,不必借助闹钟,高宏会自己醒来,在城市的梦乡里开始创作。画到九点,出门去中国人民大学于志学冰雪画工作室指导研究生,或者出席安排的文化活动。

高宏的生活远没有他笔下的世界那般色彩斑斓:家人还在东北生活,他独自在北京,不抽烟不看电视不打麻将,疏离于工作室外的世界——或许一切挥洒飞扬的艺术,都是日复一日的枯燥和苦行结出的果实。

“9月去法国参加艺术博览会,10月去台湾开画展,活动一直排到了11月。我画画比较慢,有时候一张画要画几天,总觉得时间不够用。白天画画时间少,晚上十点后,有严肃的独处的气场,可以和自我对话,表达内心,就画到两点睡觉。别人看起来枯燥,但是我只感觉时间不够用。”很多收藏家等在高宏工作室外,创作一张就“抢”走一张。如此抢手也改变不了高宏笃定的节奏。

中国画讲究书写性,将物象通过观察研究透彻印在脑海中,在创作时以书写的方式流畅地运笔。这是成熟画家才能达到的境界。知名收藏家刘文杰评价高宏的画有书写性、有色彩、有构成,把西画的好东西拿出来和中国画结合在一起,“这就是发展”。

于志学如是评价爱徒:“高宏的画里,有传统。我研创的冰雪绘画技法也是在对前人创作经验辩证吸收的基础上发明的,高宏画中,运笔用墨,都能看出他绘画功底的深厚,对我教授的泼白法、排笔法、重叠法、滴白法等技巧运用自如,足见其用功之深。高宏不但在冰雪画里加入了色彩,还在矾墨绘画的基础上,创造了裹矾法,并在画纸的两面进行创作,用这些技法画出的物象,仿佛包含在一层纯净剔透的冰层里似的,充满质感。他还将这些技法运用到表现江河湖海的画作中。高宏的画中,有意境。他的作品,构图简约却不单调,景物虚实相映成趣,色彩和谐,意境或雄浑壮阔,或宁静淡远,或清雅秀丽,形有尽而意无穷,充分体现了画家自身创作思维的丰富,文化底蕴的厚重。”

2015年暮春,高宏冰雪画美术馆在山东烟台开馆,这也是继于志学美术馆之后,第二家冰雪画派画家的私人美术馆。

作为业内人士,中国书法家协会秘书长郭志鸿这样评价高宏:“在艺术圈,高宏是个沉默者。从不煽动资本炒作,也不懂得结交评论圈话语权人士塑造个人形象。什么时候去看他,他都是躲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沉默寡言地创作。”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高宏 :为中国画想象一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