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 :创业推动力

2016-05-08 15:20:28

很多草根的创业者,将成为推动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力量,而苏菂和他的车库咖啡就是支持草根创业者前行的力量之一。

文|陈亦佳


从2000年到2010年,十年工夫,作为公司职员的苏菂的人生,似乎到达了一个足以让人自得的小境界。

2000年,北京联合大学电子信息专业大学生苏菂和几个发小儿一起凑了4万元钱,在北京西单华威商场开了一家店,代理八亿时空电脑的销售,开到第四个月就开始赚钱。“当时我一天卖15台电脑,给客户报价的时候像表演似的,噼里啪啦就卖出去了。”“由于外力,店开的时间不很长,但还算做得不错。这是我第一次创业。”

毕业后的苏菂加入了富士康富本主板,担任华北地区渠道经理,“其实渠道经理就是业务员,最低的职位,每月基本工资2000元。”再后来他去了当时小有名气的互联网公司8848,从普通的渠道销售做起,做到负责江苏的代理商,从无到有地建立了南京分公司。

2006年苏菂加入chinacache蓝汛,刚开始是做销售。这个个头不高的北京大男孩总是精力无限。凌晨5点多就自己醒来,打篮球,发微博,骑车二十多公里上班,一周加班七天。第三个月,凭借自己在互联网行业积累的人脉和多年的经验,苏菂签下了光芒国际的大单,随后又签下了几百万的合同。很快,他就成为蓝汛的销售主管。而在销售主管的位置上他创造了一个更大的奇迹:一个人的销售业绩是公司全部收入的1/7。

在工作中,苏菂接触了不下2000家互联网企业,其中也包括创业期的开心网和58同城。这些他服务过的客户,接二连三地都成了业界的黑马和资本市场的贵客。苏菂干脆建议公司成立战略投资部,苏菂担任投资总监——部门里只有苏菂一人,单枪匹马,开天辟地。

2010年10月,蓝汛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刚过而立之年,苏菂就完成了自己的阶段性目标:作为公司高管,帮助公司成功上市。“没什么挑战性了。继续下去,不就是重复自己了么?我需要重新开始了。”


摆渡船的人

作为投资总监,苏菂每天奔波于城市大大小小的餐桌和会议室之间,在这个以交通拥堵闻名的超级大都市里,从早到晚至多只能接触四五个团队。“投资人寻找项目很艰辛,与此同时,大量的创业者又找不到可以与投资者对话的平台。针对投资人和创业者的服务配套措施太少了。或许,我可以建立一个致力于孵化创业者的平台?这个平台完全开放,欢迎任何创业者和投资者来到这里创业,寻找投资,寻找项目!”

“将创业者和投资方聚在一起会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业。可能因为我在创业公司待的时间久,有一种创业的心态。”

他想到了两个关键词:车库,咖啡馆。此“车库”不是彼“车库”。比尔·休利特和戴维·帕卡德在加州的一间车库里创立了惠普,乔布斯在车库里创建了苹果,比尔·盖茨在车库里创建了微软,Google也诞生于一间车库。“美国的车库多且价格低廉,这让苹果、惠普、Google等企业在初创时能以极低的成本创业。反观中国,缺少一些适合早期创业的场所。我的‘车库’,是不是能够孕育出中国的微软、谷歌?”

美国淘金时代,大批的淘金者来到旧金山,绝大多数空手而归。最后真正赚了大钱的不是淘金者,而是卖锄头的和卖牛仔裤和摆渡船的。

苏菂要当那个摆渡船的人。“无论最后成功与否,追逐梦想过程的感觉是最棒的!”

还好,他的梦想背后,有大佬愿意推手。联众创始人鲍岳桥、海虹控股副总裁上官永强、艾瑞创始人杨伟庆等10位投资人,都成了他的股东。

苏菂瞄准了中关村西区,这是中国的硅谷。最初的计划是找一个200-300平米左右的空间。看到图书城步行街这个800平米的二楼空间,苏菂决定把设想中的咖啡馆弄得更大点儿。租金加上水电、人工成本,车库咖啡一个月保底收入要在5万元左右。苏和房东签下了5年的合同,交了十几万元的房租,加上装修及各项设备一共投入了二十几万元。

2011年4月,车库咖啡开业了。车库咖啡隐藏在海淀图书城步行街一家宾馆的二楼,没有显眼的标志——这显然是有意为之:这里只欢迎来“上班”的创业者,而非寻找情调的小情侣们。天花板是刷黑的裸露管线,地面是红色的普通瓷砖,有一间玻璃隔断的书房,这里的书来自于互联网行业里的创业成功人士的捐赠,创业客们都可以翻阅,寻找灵感。4个独立的会议室却与大开间的务实风格大相径庭:苏菂找艺术圈的朋友全给做了星空之类的墙绘,“工作起来脚踏实地,交流思想的时候要让人敢于做梦”。

大门的左边是招聘墙,上面是自由发布的各种英雄帖,有手写的,有打印的,有的信息甚至来自上海和深圳——招聘者表示会每周飞来北京坐镇车库,直到找到惺惺相惜的英雄。大门的右边是公告栏,有苏菂和投资界大佬、政府高官的合影,也有车库咖啡组织周末郊区游的召集令。

一个三个人的团队在中关村租用办公室,每月至少要4000元以上。而在车库,买一杯美式咖啡就能工作一天,只需 22元乘30天,660元。车库提供打印、复印、扫描、名牌制作服务,以每小时5元的价格提供移动测试机,有投影仪、桌面触屏等设备,甚至还有按摩椅给大家放松。每周一到周五13:30到14:00是创业午间半小时,给创业客们分享交流、寻求资源、结交朋友的专属时间。


从平台转向孵化器

苏菂每天都泡在车库咖啡,和每一个来这里的创业者聊天,然后根据他们的优势和特点介绍给投资人,同时也向其他团队推荐他们的业务。最忙的时候一天聊到晚,店里的每一个人他都知根知底。

开业最初的半个月酬宾,柠檬水免费供应,有个客人就真的只喝柠檬水,连喝了15天。他叫莫小翼,80后,刚从国外打工归来,组建了一支4个人的创业团队,从事移动客户端的开发。小翼没有钱租办公室,每天坐两趟公交再换乘地铁,从东五环外赶到车库办公。如果3个月之内拿不到投资,这个团队很可能要散伙。“我以为他们需要的投资一定不是小数目,结果一问,他们只需要20万元。”

苏菂给莫小翼引荐了鼎鼎大名的投资人林欣禾。林欣禾和鲍岳桥、安盟一起,给莫小翼一笔天使投资。“现在小翼状况不错,每天有一两万元的营收,偶尔还会回车库来帮助一下共同奋斗过的其他创业者。”

苏菂并不愿意宣传莫小翼的所谓成功。“我不认为拿到投资才标志着创业客的成功。车库咖啡希望看到的是:创业团队在这里获得成长。成长远比成功更重要。”

在放弃高薪当“摆渡船夫”的苏菂看来,另一个成长的故事才更为动人。一位68岁的创业者从无锡来到北京,每天按时来到车库咖啡写一种教小学生拼音识字的程序,然后再四处销售给学校。闲暇之余还为其他创业者鼓劲。“那精神太打动人了。如果自己的爷爷都在自编程序创业,你一个小伙子还有什么理由不前进?”

“每周二去车库咖啡值班,欢迎创业者前来沟通。”险峰华兴的投资经理王京发出微博,成了第一个常驻车库的投资人。后来不知哪位投资人把“值班”戏称为“坐台”。徐小平、雷军、王京、戈壁投资董事总经理童玮亮、高礼天使基金副总裁简江、清科创投投资经理刘一昂、上地天使投资经理商克伟等等,200余家知名机构前来寻找投资项目,孕育出数十个成功的创业项目。

2012年2月,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副主席桂敏杰、副主席刘新华、纪委书记黎晓宏和创业板部主任张思宁、北京市市长郭金龙等十余位部委领导到访车库咖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意味着资本市场制度对创业企业和技术创新有重大的新政策出台,也有人猜测,车库咖啡可能要登陆创业板。抛却这些可能过度的解读,起码可以确认一点:车库咖啡业已成为当下最知名的草根创业者聚集地。《华盛顿邮报》在《美国人应该真正害怕中国什么》一文中特别提到了车库咖啡,认为在当下的中国社会,很多草根的创业者,将成为推动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力量,而苏菂和他的车库咖啡就是支持草根创业者前行的力量之一。

车库咖啡做得帅气,引发全国跟风一片,苏菂本人获得2013年度北京青年五四奖章,还受邀小入仕途——但作为一家盈利性质的咖啡馆,盈利模式永远是其存在的核心。车库的超低翻台率和低价策略决定了,它不可能依靠咖啡实现盈利。

“没有翻台率的咖啡厅是不可能赚钱的,所以我们在淡化咖啡而向深度创业服务俱乐部发展。”由创业团队报名,经过车库咖啡遴选的有前景的项目,加入深度创业服务俱乐部,企业无需实际搬到车库办公,只需交纳每年1200元的服务费就可以获得由车库咖啡提供的一套包含从印名片、开户到服务器带宽的一系列价值20万元的服务。车库咖啡正经历着从“创业汇聚平台”向“创业者孵化器”的转型。

上一篇回2013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 :创业推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