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四代商人在谈论创新的时候

文|陈亦佳   2016-05-08 15:30:38


要冲破这种平庸的、周而复始的经济发展,实现现代经济增长,真正的关键、最激动人心之处就是突破平庸。

文|陈亦佳


尹明善


汪建国


蔡明


孙宇晨


尹明善、蔡明、夏华、汪潮涌……这些在商界江湖如雷贯耳的大名,对从不看电视和财经纸媒的孙宇晨来说——统统没有听说过。在一番“百度”之后,孙宇晨才确信,正和岛的这场大集值得参加,这些大佬,也实在应当会他一会。

作为中国最负盛名的企业家社交平台,正和岛在这个暮春组织了一场“创新大集”。经济学家周其仁这样解读:“搭一个平台,招呼天下英雄好汉,把连续过程当中可能产生飞跃的创意,从想法变成商业计划,变成产品,变成服务,然后拿到市场上来检验。”

尹明善,30后;汪建国,60后;蔡明,70后;孙宇晨,90后。

当他们聚首谈论创新时,他们到底在谈论什么?

借钱放贷应有新认识

人物:尹明善

1930年代生人,力帆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重庆市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

1992年,书商尹明善决定进入摩托车行业,生产摩托车配件。不出所料,这遭到了亲朋好友的激烈反对:已经54岁了,“连摩托车轮子怎么转都搞不清”,怎么能这样“大跃进”式的转型?


尹明善自有盘算:“摩托车尽管市场空间不大,但技术空间很大,创新空间更大,利润空间无限大。”

2001年,尹明善以5.2亿元人民币的个人净资产,被《福布斯》列为中国的50位富豪之一。力帆集团是中国最大的发动机生产企业之一,2010年,力帆股份成功上市,是中国首家上市A股的民营乘用车企。

年逾古稀依然掌舵力帆的尹明善,开始涉足创新变革的投融资领域。“未来,力帆将是金融、地产、制造业三驾马车齐头并进,以实业为基础,并与金融相结合,相互协同发展。”

2014年,力帆股份公告,在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投资设立力帆融资租赁(上海)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融资租赁业务、租赁业务及与主营业务相关的商业保理业务等。

在创新大集上,尹明善如是说——

借钱和不借钱有何差别?犹太人说,一个人财富的大小,不在于他有多少钱,在于他能够借到多少钱。借钱多的是富人,借钱少的是穷人,没借钱是穷得舔灰的人。

传统模式是贷款、搭会——互相借轮流用。亦老亦新的办法就是发债,发债偿还期限较长,利息低,当前发公司债、企业债,各种各样的债容易多了,还可以借新债还旧债。

说说新模式,就是发股票。股票是非凡的、创新的借还模式,它只要一定的股份,不要说你还多少本钱,还多少利息,它只要你的股份陪伴着你共荣共辱。股票是人类借钱还钱的伟大创造,偿还没有期限,你挣的多就多付股红,挣得少就少付股红,你亏了还可以暂时不付股红。

建国以来空前的鼓励创新、支持创客的大好政策,当前有两个,一个是新三板,一个是马上要实施的上市注册制。现在新三板没有利润就可以上市,上市注册不需要审批。这些对我们所有办企业的来说,发股票是最好的,所以说是建国以来空前的鼓励创新支持创客的好机遇。

中国人讲,错过此渡无好舟,人生最痛是赶掉船。美国是靠借钱而强大的,当今美国也是借钱最多的,13万亿美元。它借钱越多,越富裕,越强大。美国首任财长汉密尔顿说,债务只要有偿还能力也是一笔财富。借钱不丢人,借不到钱才怄死人,反正钱都是借来的,你不借人家就要借了。

什么叫大亨?就是借到钱以后,他销售的时候还搞消费金融,就是把钱借给别人来买他自己的货。还敢于把钱放给别人去经营,也就是敢投资。多赚钱最妙的是用钱生钱,做创新最好是贷钱创客。借进不借出是小老板,借进又借出的才是大亨。

借钱还钱的根本法则: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信用是经济世界能得以运行的根本保证。借钱还钱不是一输一赢的零和游戏,借与还的过程能使双方共创财富。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论坛上讲话的重要精神是讲合作双赢。

今年两会最创新的决定是我国将开始建立个人及法人的信用代码,信用建设好了,就能更广泛地借钱还钱,就能够促进民进国强。

这是最好的创新创业时机

人物:汪建国

1960年代生人,五星电器创始人,五星控股集团董事长、总裁。

1991年,公务员汪建国停薪留职下海经商。七年后,创办五星电器,是中国专业从事家用电器经营的第三大家电零售连锁企业。2009年2月,汪建国离开五星电器,以“五星控股”的番号再战江湖。

谁也想不到,汪建国会投身母婴行业。他投入大量精力研究母婴童用品零售市场,聘请了专业公司进行市场调研,还到国内外进行了多次考察。“这个行业容量巨大,市场规模接近1万亿元,每年保持着20%左右的复式增长,而目前国内家电市场规模约为8000亿元。”

汪建国创立了一个名为“孩子王”的品牌。“孩子王”采用“网上商城+直购手册+实体门店”的商业模式,其中门店类型分为玩购城和速购店,将购物场和游乐场放到了一起。前者为基于孩子成长的母婴童主题购物MALL,商品涵盖衣食住行等多个方面,服务包括游乐、早教、摄影、英语等配套项目。速购店为母婴童用品专业店,目标顾客定位为准妈妈和0至14岁婴儿与儿童。

“我们要回到本质。我个人理解的商业本质就是创造顾客,创造顾客我们要去理解顾客,了解顾客。更多的商机是我们能不能聆听到顾客的需求,找到顾客的痛点。”

“孩子王”开业后,每个月都会召开一次辣妈座谈会。在某一次座谈会上,有人说,“孩子王”的东西很好,价格也很便宜,但有一点不是很好,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哺乳期的妈妈穿着比较随便,面对送货到家的男性快递员颇为尴尬。“我注意到,这不是顾客的个别抱怨,而是普遍抱怨,于是,我们改成‘妈妈后援团’送货。”

虽然很多顾客会到门店购买儿童用品和服务,但“孩子王”也发现,不少女性顾客怀孕时不愿到公共场所,生孩子后又没有时间购物。“孩子王”为这些顾客提供了网上商城和直购手册,辅以“妈妈后援团”的配送和辅导,极大提升了线下销售量。

用互联网思路来做零售店,在中国零售业特别是百货业下降的大背景下,“孩子王”取得了五年50%的增长。

汪建国感慨:“现在是最好的创新创业时机。无论是分销,还是批发、零售,互联网、信息化带来消费者主导,消费者主导以后带来更多个性化和多元化的需求。这种需求就有可能让我们有不同的经营方式来经营。

“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我们充分利用互联网的技术和手段来获取顾客。获取顾客后还要跟顾客互动。在淮阴,在我们的准妈妈课堂、新妈妈学院,我们免费给妈妈上课、培训,请最顶级的营养师、最顶级的育儿教授来讲课。原来传统企业不可能这么干,现在我们就这么干。这就是回到商业的本质,就是创造顾客。

“持续创新。无论多好的创新,过了一段时间,如果你不变化,可能也落后了。比如说孩子王,第一代以经营商品为主,第二代主要经营商品跟服务。我觉得还不行,还不够创新。因为企业发展过程中必须构建你的竞争壁垒,我不主张竞争,但是没有办法,如何去减少竞争?就要增加服务。商品加服务以后觉得不行,那就商品加服务加体验。”


科宝博洛尼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蔡明

宁做臭榴莲,不做好香蕉

人物:蔡明

1969年年末出生,1970年代代表,科宝博洛尼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当小资群众们以在厨房安装博洛尼橱柜为高档家居标准的时候,蔡明却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中。

“小米用四年时间做到中国第一,世界第三。我们深入研究小米之后发现:变天了,原来的玩法不行了!第一,它没有代理商,全部直营,几乎没有营销费用,靠粉丝传播。第二,基本从线上购买,价值链最短,永远是顶天了按10%的毛利,还不是现在的10%,是未来的10%的毛利。”

作为传统行业,科宝博洛尼全国有300个代理商,蔡明显然不能把代理商“消灭”掉。“代理商没消灭,我就死了。”

2014年,蔡明开始了一年的自我学习过程。他一口气投资了十五六家O2O企业,其中有一半是他自己的创业项目。其中一个“易洗车”,只用了9个月时间就成为业内大咖。

“在我这里买一个卡全北京8个地方都可以洗。你可以卫星定位,会开完了,我们就把车给你洗完了。现在,我们每天有超过2万张的订单。我们做了第二件事,做汽车保养,339元。同样一款车保养4S店要1200元,旁边汽车修理厂800元,可是你不敢去,你怕他用假货。我们做保真,我们的OEM贴了牌子,寄到你们家,上面都有认证,可以通过二维码查询。我们还找汽车修理厂压价,因为可以带来客户量,所以修理厂也同意。目前的399元,我们还有利润,没有任何中间环节。”下一步,易洗车要开始买保险。

除了洗车,蔡明还投了一家操场火锅店。这是一家毫不掩饰取悦女性的店。只要是女性顾客来,先由男模穿着短裤送上一瓶比利时进口的水果啤酒。洗手间是漫天桃花,甚至可以在洗手间里荡秋千。“用你非常有限的资源,对其中最核心的目标顾客群给超预期的满足。五星级酒店五星级服务从来没有人传播,但五星级酒店给出九星级服务就有传播了。这年头对客户好不行,必须好到天。现在由于手机互联网社群的存在,消费者的权力空前强大,传播之后,满足你的顾客对他好,就成为了更重要的一件事。”

事实上,无论是洗车还是火锅店,都是蔡明为博洛尼创新做的练习题。

“我们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企业,我想来想去,去中间化,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

蔡明用了一年的时间练习,终于让博洛尼O2O的商业模式上线了。

“设计免费。博洛尼和意大利、德国企业合作多年,有1500套家居方案,我把方案拆成模块。客户只需要告之居所位置,博洛尼就能够立刻调出户型图,用海量模块进行设计。以前一张效果图需要600块钱,现在做到了免费。

“是不是价格就是最核心的?不一定,顾客一定要好东西,然后要好价格。高端顾客对环保要求最高,我们做了一个变态级的环保承诺,所有的板材比国家标准好3倍,不好3倍白送。

“最核心的一个是我们的价值体系。成品家具跟定制家具,成品家具占60%,我们占10%,我们变成互联网价格。好产品,如果没有价值链的变化,就是耍流氓。”

用风投的钱请大家借钱

人物:孙宇晨

90后,锐波天下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

“你不是学历史的吗?怎么可以做金融?”

面对这样的疑问,孙宇晨耸耸肩:“以前,学金融的同学,纵然是三十周年的同学聚会,都不见得有人去开一家银行,或者开一家券商的。绝大多数的人都很难参与到金融行业的创业当中去。其实,普通人,甚至像我这样刚毕业的人,都能接入到金融行业,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必定是一个蓝海,它会产生很多各种各样的机会。”

从北大历史系毕业后,孙宇晨来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东亚历史。大名鼎鼎的巴菲特就是宾大著名的毕业生。

孙宇晨把学费和生活费用来炒美股。“当时投资的是特斯拉。美国人也不看好这家刚刚上市的公司,所以股价一直很低,大概30美金。但我觉得特斯拉当时非常符合创新的定义。创新一定要是颠覆性的,要么是技术上有颠覆性,要么是理念上有颠覆性的。特斯拉在这两个地方都是创新的。”通过特斯拉这支股票,孙宇晨赚了四倍收益。

正式意义上的第一桶金是在2013年。孙宇晨在《纽约时报》科技版上读到了一篇介绍比特币的文章。他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比特币,认为比特币也有两个创新,一个是理念创新,一个是技术创新。比特币是全世界第一个去支付化网络,全人类对于清算的理解都是去中心化的,清算的本质其实就是记账,它是一个账户系统的维护,在此之前都是中心化,比如说商业银行与商业银行之间是央行来清算。比特币则是历史上第一次去中心化清算,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机构拥有对这个账本的修改权力,它是利用计算机来算的。

孙宇晨买了很多比特币,不到5个月,就翻了20多倍,加上之前的投资,他的资产翻了80倍。

“我可以用自己的钱创业了。”孙宇晨认为,比特币实现了全网去中心化的清算,但有两个问题解决不了,第一,比特币是一种加密性非常强的货币,匿名性非常强,保护隐私的同时,很容易被非法使用。第二,比特币速度太慢,如果能达到瞬时免费这是更好的体验。

他发现美国硅谷一家名为RippleLabs的公司,发明了全球第一套分布式清算协议Ripple协议,可以解决比特币的这两个问题。他成为了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随后创立锐波公司,Ripple Labs和锐波签订独家排他战略合作协议并成为锐波股东,为其提供技术输入和支持。

孙宇晨这样解释锐波正在做的事情:“今天的银行系统为什么效率那么低?本质是账户系统间的沟通问题。我们的目标用户主要是银行,让银行使用我们的协议,让国际汇款像发送e-mail 一样,即时到达并且完全免费。”锐波的愿景是将分布式清算技术应用于中国金融清结算的底层结构建设,从少量民营银行试用,到5年后全球中小金融机构参与,全面降低金融通讯、金融清算、金融来往的门槛。

“现在的借贷在我看来都不可理解,像刚才尹(明善)老师讲的主流界的银行,像担保抵押,而且抵押还不能用你的聪明才智来进行抵押,你必须用车呀、房呀这种很脑残的方式进行抵押。如果周期很长就是高利贷,所以我们要改变这种状况。用风投的钱请全国人民借钱。”

上一篇回2015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当四代商人在谈论创新的时候